這個何嘗不是為父之痛也。哀哉!


朱標,朱元璋的嫡長子,母親是太祖高皇後馬氏。朱元璋當吳王時就按照中國傳統的封建繼承秩序,選定朱標爲自己的繼承人,立爲吳王世子,並且把飽學的豪儒宋濂指定爲朱標的老師。自恨讀書少的朱元璋要把台資培養成一位飽學之士,仁愛之君。一年冬天,朱元璋到郊區舉行農業的祭祀儀式,命令左右引導到農家做客,讓太子詳細觀看飲食所用的器皿,所穿著的衣服,體察民間的疾苦。歸途上太祖看到路旁的荊棘,就對太子說,古人曾經用這個作爲刑法的工具,不但能夠打擊觸犯法律的罪犯的氣焰,而且僅僅傷人不會導致人死亡,古人的仁厚朱標你應該牢牢記住。朱元璋深知以前的王位之爭都是因爲皇儲的地位不穩定,所以在衆多兒子中有意偏袒太子,使太子躍然于衆皇子之上,爲的是斷絕其他皇子爭位的念頭,在努力下卻有奇效,朱標在衆位弟弟眼裏是父親最寵愛的,都認爲江山一定會是他的。

太子朱標天性仁慈,爲人友愛,秦王,周王曾經多次犯錯,太子都爲他們辯解,讓他們得以返回封國。後來有人舉報晉王謀反,太子流著眼淚在明太祖面前求情,太祖問到:“他要是真的*河蟹*,你要怎麽處置?”太子回答:“用仁愛感化他。聖人雲,仁孝爲上,重禮教輕刑法。一個君主,用仁愛之心去馭天下”朱元璋跳起來說:“放屁,他要是將仁孝就不會*河蟹*了!!宋濂怎麽把你教成這個樣子!”後來朱元璋試圖把太子朱標從宋夫子的陰影裏拉出來,跟著他曆練,學他的雷厲風行和治國方略,以猛臨民。譬如讓朱標斷案,但是朱標把所有的犯人減罪一等,從輕發落。朱元璋很不滿意,但是不願意留露出對長子的不滿,也就沒有追究。 太子也發現父親雖然教自己儒家學說,做仁仁之君,但父親自己卻不這樣做,父親的言行不一,讓太子感到了彷徨。

一日太祖又大開殺戒,太子勸谏說:“陛下殺人過濫,恐傷和氣。”元璋不作聲。第二天故意把一條棘杖放在地下,叫太子拿起,太子面有難色,元璋說:“你怕有刺不敢拿,我把這些刺都給去掉了,再交給你,豈不是好。我所殺的都是天下的壞人,內部整理清楚了,你才能當這個家。”有出乎朱元璋意料的是,他的口氣並沒有嚇倒朱標,皇太子說:“上有堯舜之君,下有堯舜之民。”意思是說有怎麽樣的皇帝,就有怎麽樣的臣民,這句話分量實在太重,隱含的意思就是有什麽樣的皇帝,就會有什麽樣的臣子,你自己不賢明,怎麽能夠怪大臣呢? 朱元璋被驚呆了,這個老實巴交的兒子居然敢挖苦自己!他勃然大怒,拿出當年打天下的氣勢隨手操起武器——座椅,朝太子擲去,朱標身手敏捷,躲了過去,還是讓他嚇得不輕,回去就生了重病。

後來宋濂也出了事,太子因爲與自己的老師關系很好,他在父親面前爲老師說話,朱元璋憤怒了:“等你當了皇帝再赦免他吧!”這是一句很重的話,“難道是說我日夜盼著當皇帝嗎?是責備我不該越俎代庖嗎?”朱標被訓斥之後不知如何是好,想到勸不了父親,又救不了老師,覺得愧對自己的老師,情急之下就投了宮中的太液池自殺。這可把朱元璋急壞了,雖然平常他覺得朱標柔弱了一些,在處理大臣時老來求情,礙了手腳,可是定下來想一想,朱標寬于待人是仁厚的,將來是個守成之主。急忙來到太液池邊,看到太子已經被救上來了,才松了一口氣。朱元璋望著水雞子一樣的朱標歎了口氣,這時朱標才確實感到父親是心痛自己的,他是個外表嚴肅,內心慈愛的父親。 事後,朱元璋下令將所有入水救太子的人記下來,凡是穿著衣服鞋子下水的,都升三級,凡是脫衣服鞋子再下水的都殺頭,並道:“太子落水,還等你們從容地脫了衣服救他嗎?” 朱元璋下令赦免宋濂,自己在床前日夜守護太子。

身體柔弱的懿文太子,最終還是沒能活過朱元璋,英年早逝。年邁的皇帝淚流滿面。也許這個時候他該後悔自己的教育了,想要一個英明果敢的太子,卻培養了一個柔弱仁慈的,這是無奈也是悲哀。長子的離去可以說是太祖最痛心的事情了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