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家庭是個極清寒的家庭,父親是個窮苦的鐵匠。所以胡佛幼年不但過得不安逸,而且是孤苦可憐的。尤其在幼年時,父母雙亡。
 八歲到十歲,跟著一位親戚在田裡做苦工。十歲以後跟著另一位親戚做生意。於是他在做生意中,逐漸的了解了自己該走的。
 他進入地產公司做小職員,在地產公司裡,他立定了當採礦工程師的志願。於是他努力存錢,存足了二百圓,就投進了斯丹福大學的研究礦科去上課。他在大學中,本著決心去努力研究,成績很好,教授喜歡他,所以他更信心十足的想開發自己光明的前程。
 沒有錢了,他就想辦法在學校中找工讀的事情以求貼補。有一次為了貼補日用就在學校中舉行音樂會,請來音樂家要花二千元,結果,音樂會門票收入四百元,這一來胡佛嚇呆了,沒辦法,只好據實告訴音樂家,沒想到這音樂家一點錢也不拿,反而嘉獎了胡佛的自精神。
 胡佛離開大學以後,先做採礦工人,儘管他有許多學問,他仍從工人做起。因為他要利用這個勞苦的工作,去換取實際的經驗。後來改行當打字員,從打字員當專員。
 那時,澳大利亞西部正澎湃著採金的風潮,胡佛經鄭寧先生介紹,到英國倫敦一家採礦公司當工程師。那時澳大利亞並不像現在的繁華,是個荒蕪的區域,氣候炎熱,熱得許多多人常常得熱病。在那種困難的情況中,反而訓練了胡佛的處世,為人態度,也養成了他解決大事的經驗。許多鉅大的責任,胡佛都妥妥貼貼的解決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清朝光緒年間,胡佛應聘到中國來幫忙華北新設礦物總辦,後來不幸受義和團之亂不得不從礦區逃到天津。
 那時義和團之亂,百姓被殺、城市被燒,胡佛就拿出鉅大的經費設立避難所,以收容我國的受難婦孺,他的夫人還充當看護。
 後來礦物局解散,胡佛回美,奮鬥了幾年,終於成了家財纍纍的大資本家。
 胡佛由小工成了大資本家,全靠他自己的努力、勤奮。他絲毫沒有自滿,他小心求進,更要緊的是他沒有忘記了做窮人時的困苦,隨時隨地,他抱著博愛的心去週濟別人,在歐戰發生時,他成了一位慈善家;那時比利時受德國侵略,約有四百萬人民幾乎要餓死。胡佛在倫敦,受到各方面的請求,毅然結束私人企業,以經濟援助那為數眾多的飢民為己任。組織了一個比利時拯救會,每月經一千七百萬元,自備七十艘運糧船,職員多到五萬人。
 同時,美國受戰爭影響,而鬧糧食不足,威爾遜總統震於胡佛救濟比利時的成績,急忙請他回國,把治理全國糧食的大權交給他。他就組織了一個省食運動,這個運動,不但自救,也救了別人。歐戰結束,很多飢餓的百姓,同時的也想到他,他又到歐洲主持了救濟會,很多很多的人因得到他的照顧才沒餓死。那時胡佛的聲勢,在地球上,找不出第二個人。
 一九二O年胡佛回國,任商務部長,這商務部長,簡直就是賠錢部長。他用自己的錢,去救濟密士失必河大泛濫所救回的六十萬人,而不歸功於自己,還把這筆功蹟歸於各地的賑災委員會。他的這種不居功的精神,實非常人所能比。
 胡佛在經營礦區時,主張實施『能率主義』。『能率主義』施用於行政,效果更好。據說:採用胡佛計劃的工業巳達八十六種,如果依他的計劃來做,每年可以節省生產費二億八千六百萬美元,又有經濟學者核算,說:
 『這八十六項工業,如果全部使用,將可節省六億美金。』
 胡佛從小工到實業家,又從實業家到當美國總統,一直保持了他的勤勉、節儉。他珍惜時間,尤其做了總統之後,謝絕應酬,如有必要,也請夫人代替。
 胡佛好靜,不喜歡說話。沒有交際手腕,看到新聞記者,彷彿看到老虎一般。每次演說,就像對著麥克風讀文稿般的讀出來。
 胡佛在華盛頓,可以算是第一個大忙人,也最接受最多名譽學位的一位,他接受了三十六校的授予學位,還有英國的爵士尊號。
 他真是成功者中的成功者了。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