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之魯鈍形色於表,愁悵的思緒暫止於今,瀟灑之儀巳不複時,憂心沖沖坐困愁城。汝吾之題皆陷於泥沼,雨霧濛濛業巳多日,除之感嘆別無它法,如此待之必失良機。

    全站熱搜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