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樣的願意告訴你,我想你,但,為了維護心靈上那份可笑的自尊,我又硬生生的把它逼了回去,內心上的掙扎與矛盾深深侵襲著我,教我真不知如何的做才是正確的。

 自從偶然中和你相識,幾個月的交往談心,自你那兒我學了更多處事為人的道理,不滿現狀的我時常向你大發牢騷,你總是耐著性子勸導我,你說:

 『對現實存不滿並不是你我這輩子之產物,腹可行舟的去包容身邊的每一事,每一物,如此會快樂非凡的。』聽了你的話,由心田中更加的敬佩著你,當然我也並非全然的相信你,只是每一次印象的加深,都令我更加的崇敬你。只是至今尚未能瞭解我,又由於相隔異地把我們研討切磋機會都給扼殺了。我是那樣的傷感,古道熱腸的你,並不知情,只從遠方稍來你片片段段的訊息,有時自你訊息中我也能體會出你對我的那份關切。

 回憶起這些往事,又叫我備感無奈,記得你常取笑我,說我是個做事無法明快果決的人,然後你又會針對問題剖析,徵結出於何處,等我真得聽懂後,你又會提出更多見解才肯罷休。難到說這些往事都只是為了過程中的小段插曲嗎?多麼無奈啊,我多麼無奈時間的飛逝啊。

, ,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