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元老
馮道曆五代十帝,中國曆史上唯一的“十朝元老”。常聽戲的人,說某人資格老,便稱他爲“三朝元老”,馮道則三倍超越之外再加一朝,他曆經桀燕皇帝劉守光、後唐莊宗李存勖、後唐明宗李嗣源、後唐闵帝李從原、後唐末帝李從珂、後晉高祖石敬瑭、後晉出帝石重貴、遼太宗耶律德光、後漢高祖劉知遠、後周太祖郭威十朝,基本上在每朝都受重用,是名副其實的“官場不倒翁”。

中國曆史上有三個大亂時代:春秋戰國時期、兩晉南北朝時期、五代十國時期。那時候,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中華大地,五十六個民族的精英們個個粉墨登場,亂世中不知出了多少位智者,多少位英雄。馮道,便是見證五代史的唯一奇人。有人稱他是“十朝元老”,官場上的不倒翁;有人說他軟脊梁,中國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漢奸”;有人說他頗懂“無爲”之道,上善若水,悟出了官場上的老子之道;有人說他政績空空,無所建樹,占著茅坑不拉屎;還有人說他個人修爲了得,是大至大聖的完人;更有人說他體察民情,也算個仁人君子……

馮道有六奇:

一奇曆五代十帝,中國曆史上唯一的“十朝元老”。常聽戲的人,說某人資格老,便稱他爲“三朝元老”,馮道則三倍超越之外再加一朝,他曆經桀燕皇帝劉守光、後唐莊宗李存勖、後唐明宗李嗣源、後唐闵帝李從原、後唐末帝李從珂、後晉高祖石敬瑭、後晉出帝石重貴、遼太宗耶律德光、後漢高祖劉知遠、後周太祖郭威十朝,基本上在每朝都受重用,是名副其實的“官場不倒翁”。

二奇總換“明主”,卻不被人當做“漢奸”。馮道的脾氣,現在看來有點象牆頭上的草,隨風倒,誰硬,誰有勢力,他就投奔誰,寡廉鮮恥、喪失氣節到了極點。尤其是投奔契丹時,他說過一句話:“南朝爲子,北朝爲父,兩朝爲臣,豈有分別哉!”因此做了耶律德光的太傅,令稍有一點廉恥心的人大跌眼鏡。奇怪的是,隨後的後漢高祖劉知遠、後周太祖郭威並沒有因此而看不起他,反封他在本朝連任太師。

三奇沒有氣節的馮道卻是個書蟲。馮道雖然如此沒有氣節,但你千萬不要把他當做一個老粗,馮道在當時是有了名的書蟲。他飽讀聖賢之書,幾乎到了如饑似渴的程度,他出身低微,祖上有時務農,有時教書,受其影響。馮道從小酷愛讀書,對吃穿從不挑剔,既使是大雪封門時也要記著讀書爲重,因此滿腹文章,隔著門縫吹喇叭,名聲在外,成了大江南北第一名人,不管是哪朝哪代,都以能聘請到他爲官爲榮。他在南朝爲官時,北朝契丹素聞馮道大名,想偷襲將他搶走,只是由於邊境守軍嚴密防備,這才沒有得逞。

四奇馮道雖無氣節,卻不是個貪官。別以爲馮道奴顔媚骨,必是個魚肉百姓的貪官汙吏,恰恰相反,馮道嚴於律己,體察民間疾苦,應該是個大大的好人。他的家鄉鬧饑荒時,馮道不惜將自己家裏的財物全部拿出來周濟鄉親,而自己卻住在茅草屋裏。他在家鄉替父守孝期間,並沒有在鄉親們面前擺官架子,而是親自下地勞動,上山砍柴,對一些缺乏勞力的人家盡力幫助。南北戰亂頻仍,馮道從北方逃回,看見被掠奪的中原婦女,心中不忍,就變賣東西將她們贖回,然後派人將她們一一送回家,完全是一副菩薩心腸。更難能可貴的是,馮道還不好女色,當年後唐與後梁交戰時,有的武將把搶掠來的美女送給他,馮道就“金屋藏嬌”——找間屋子養著,尋訪到她的家後再送回去。他留的遺囑中說死後希望選擇一塊無用之地埋葬即可,不要像別人那樣嘴裏含珠玉下葬,也不用穿豪華的壽衣,用普通的粗席子安葬就行。在對後唐明宗李嗣源進谏時,馮道說:“谷貴則餓農,谷賤則傷農,這是常理。臣還記得近代舉人聶夷中的一首詩《傷田家詩》:‘二月賣新絲,五月粜秋谷。醫得眼下瘡,剜卻心頭肉。我願君王心,化作光明燭。不照绮羅筵,偏照逃亡屋。’”勸後唐明宗做一代明君。

五奇馮道官位之多,可得中國曆史之冠。馮道曆任中央和地方官職爲幽州節度巡官、河東節度巡官、掌書記、攝幽府參軍、試大理評事、翰林學士、端明殿學士、集賢殿大學士、檢校尚書祠部郎中兼侍禦史、檢校吏部郎中兼禦史中丞、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檢校太師兼侍中、檢校太師兼中書令、行台中書舍人、戶部侍郎,轉兵部侍郎、中書侍郎、門下侍郎、刑部尚書、吏部尚書、右仆射、司空、在中書、司徒兼侍中、太尉兼侍中、太傅、太師等等達四十余種之多。馮道的曆次散階爲仕郎、議郎、朝散大夫、銀青光祿大夫、金紫光祿大夫、特進、開府儀同三司。他的武職勳位自柱國至上柱國。曆次爵位爲開國男爵、開國公、魯國公、秦國公、梁國公、燕國公、齊國公。食邑自三百戶至一萬一千戶,食實封自一百戶至一千八百戶。

六奇馮道官職雖多,卻無一件政績傳世。馮道雖飽讀詩書,卻既不是亂世中平定江山的良將,也不是幫助哪個君王治國的良臣。他雖位居高職,卻很難指出他在五代亂世的政局變遷中發揮過什麽具體的作用,以及他和一些重大事件有什麽具體的關聯。他可以說是一個很“專業”的官員,卻非一個有作爲的政治家。乃至於後來歐陽修編修《新五代史》時,把《舊五代史》中關於馮道的的粉飾內容全部刪除了,《馮道傳》也從原來的近五千字減至不到兩千字。馮道自稱“無才無德癡頑老子”,他從道家老子的“無爲”中悟出了“爲官之道”,從“上善若水”中悟出隨波逐流,他有一首詩正好說明自己的心聲:“莫爲危時便怅神,前程往往有期因。終聞海嶽歸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道德幾時曾去世,舟車何處不通津。但教方寸無諸惡,虎狼叢中也立身。”


很多時候因時空背景不同、觀點不同然後評價就會有所不同,此時此刻論對錯無法全然而定;說明後代更有另類的想法與看法。^^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