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那有個有名氣的父親,他的父親名字也叫達那,美國有名的詩人,散文家。但我們要介紹

的是小達那。
 達那雖然生長在文藝氣氛濃濃的家庭,但他常說,我不願意當作家,我要當律師。
 十六歲他進哈佛學院,他所選讀的,全是有關於將來當律師有關的。
 二年級時,達那因為得了麻疹,體弱多病,只好休學。尤其視力衰退,不能看書,只好離開

學校。
 醫生建議他去旅行,但家庭經濟又不好,達那靜不下來,他在百般思索之後,向父親要求「

讓我跟著船,在海上作一次航行,等我視力恢復了,再回來唸書。」
 父親當然不肯答應。
 達那當然不敢反抗父親,自己上船,終於搞得達那心裡越越痛苦。
 父親看見消沈的孩子,才恍然一悟,海的壯大,也許對小達那有益。
 一八三四年八月,十九歲的小達那就在「朝聖者」號雙桅桿上當水手,離開波士頓。
 水手,一個須過艱苦生活的人,經歷著危險,困苦、殘酷、孤寂、落寞的人。
 離家時,達那是孩子,回來時,他巳是位強壯、健康的大男孩。
 達那跟著船,船碇泊在海邊時,水手們就吃力的扛著沈重的貨物,一箱一箱的卸,(沒有現

在的起重機。)
 海浪,即使雄偉,但是,你的生命,又有多大的保障?
 吃?簡單的填飽肚子。
 達那覺得,真想趕快回家,回家到文明的家。
 船又回到波士頓了,達那真的回到家了。
 回家後的達那,又回到學校唸書,他得到了學位,但他仍一心想當律師,所以邊教書,邊進

修。
 但是海上兩年,給達那太多的激動和印象。海上兩年,使他懂得該為人類做點人什麼!他覺

得,大家讓關心水手們的生活,他決定寫一本書,把他自己所見的情形寫出來,希望大家能為

水手們做點事。
 於是達那拿出日記,邊教書,邊上學,邊把日記研究,以第一人稱來敍說。寫好以後,就以

「水手兩年」當書名。
 達那的「水手兩年」雖是一個船員的真實經驗,但仍像小說一樣動人、剌激,它成了十九世

紀的一本好書。它終於喚起了大家對水手的關心,這種關心也使船員的生活大大改善。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