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顯俗姓龔,三個哥哥都在幼年死去,三歲時父母便把他送給江陵寺桂名僧籍。後來生了一場大病,回寺醫好,便正式出家。
 十歲時,父親死了,叔叔他還俗,他堅決不肯。
 那時他覺得經籍不完備,有的錯誤百出,便在東晉安帝隆安三年和同學慧景、道隆、慧應、慧嵬四人,從長出發,到印度去求經。
 他們的路程是由陝西到甘肅的敦煌,停留片刻,進入現在的新疆,過白龍堆後,經鄯善,焉耆,穿過大戈壁至和闐。再西行,度過了印度庫施山脈而入北天竺,又渡過恒河,在中天竺停留下來。然後離開天竺,搭船到鍚蘭(獅子國),住了兩年。
 回來時,取海道。遇風,曾泊爪哇或蘇門答臘,計海行三百三十餘天,回山東半皃登陸。出國時,有時走,有時停,費時六年。在天竺(印度)停留六年,研究佛經。回國時費時三年,前後共計十五年,經歷了三十個國家。
 法顯把這次旅行的情形,寫成了『佛國記』。他說,這次遠行,真是艱難極了。佛國記這本書有繁本和簡本二種,繁本二卷,巳失傳。
 法顯在這次的遠行中,克服了許許多多的困難,他在旅行記中寫著:
 『有惡煞熱風,遇則皆死........上無飛鳥,下無走獸。』
 法顯的行程,要經過戈壁大沙漠,沙漠裡有惡烈的天氣,難耐的乾燥、酷熱。那茫茫的四野,很難辨別方向,只靠著太陽的升落來辨別方向,法顯並不氣餒。
 法顯又寫:
 『路無居民』
 『所經庂苦,人理莫比。』
 『毒風、雨雪、飛沙、礫石』
 『遇此難者,萬無一全。』
 ..................................................
 法顯千辛萬苦,憑著無比的毅力,克服了路上的艱難,越過崇山峻嶺,終於到達印度。
  回途,他所乘坐的船遇到了黑風暴雨,驚濤駭浪,驚險萬分。他們在風浪中走了十三天十三個晚上,終於到達一個不知名的島。船停在海灘上,乘著退潮,修補了船,再繼續開航。
 又經九十多天,才到一個國家,名叫耶婆(現厄瓜多爾),他在那兒又停了五個月,才回到山東。
 法顯一生,精勤好學,對佛教的發揚貢獻很大。
 而有一件事,可引以為榮的是:
 新大陸,新航路的發現,一般人都認為是葡人狄亞士和意大利人哥倫布,其實我國的法顯,早在西元四百五十八年就到過美洲,比哥倫布還要早幾百年呢!
 現在有不少人很重視法顯發現美洲的說法,但不管怎麼決定,法顯到印度求經,回國後從事翻譯經典和律臟的工作,對佛教貢獻很大這件事,該是誰也不敢否定的。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