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古都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個兒就藉由他人手筆來重新認識紫禁城。別說文章太攏長,只要看倌您慢慢細嚼品味,不難發現這古都藏有許多小小故事。 

紫禁城  


整個北京城的營造從籌備到完工整整用了14年的時間。最終,一座前所未有的城市誕生在明王朝的「永樂盛世」裏。其中經過兩年工期即告完工的紫禁城,更是成為這座城市中一顆璀璨的明珠。

  公元1403年,朱棣在南京登基。是為永樂皇帝。奪取皇位後,朱棣仍然以南京為首都。但他久居北平,以為自己所以能夠奪取皇位全因之藩北平而得福,所以他對北平很是看重。永樂元年(1403),他就下詔改北平為北京,並稱為「順天府」。

  公元1420年的冬天,即永樂十八年,明王朝正式由南京遷都北京。《明會要》載:「永樂十四年,(朱棣)命文武群臣集議建都之宜。(大臣)乃上疏曰:‘北京乃聖上龍興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南俯中原,沃野千裏,山川形勝,足以控四夷,制天下,誠帝王萬世之都也,宜敕所司營建。’(朱棣)從之。」

  由此看來,明王朝的遷都是大臣們「和議」的結果。但朱棣心裏非常清楚,大臣們贊同遷都是懾於他的殺伐果斷而隨聲附和,遷都完全是他個人作出的決定。

  這位皇帝在南京登基的第一天起,朝野關於他的流言就一直沒斷過。朱棣本人聽到的最生動的流言是,他的江山是從侄子手裏搶過來的。他住在由父親朱元璋一手修建的皇宮裏,害怕父親和侄子的魂靈找他的麻煩,因此決定把都城遷到自己曾經鎮守過的北京去。

  在政治上,朱棣雖然也重用了幾個像楊士奇、解縉這樣在朝野中都很有聲望的前朝重臣。但朝廷上、市井中關於他的流言蜚語仍然不絕於耳。朱棣本人非常清楚,就當時情形來說,北京三面皆有險患,並不是一個建都的好地方。

  明代初期,西北的蒙古餘部對明朝的威脅仍然很大,其次,東南還有契丹、女真遺民,雖然遼、金政權已亡數百年,但其後裔在明朝統治下,卻時時不忘當年之霸業。他們勢力當然還不是很大,但已經不能夠坐視不理了。

  這樣說來,北京正處在西北、東南兩股外族勢力的夾制之下,作為一國中心,終究距危險太近,倘若戰火燃起,地勢雄險而人為有失的話,則防線一旦告破,國家心臟即盡暴露於敵,回旋餘地實在有限,這實在是很懸的一件事情。

  永樂四年,朱棣感到北京基礎建設工作進行得差不多了,就著手對北京城進行營建。

  承擔營建任務的是陳矽。這件事情記載在《明史·陳矽傳》中:「陳矽,泰州人……永樂四年建北京宮殿,經畫有條理,甚見獎重……」這項工程當然是十分浩大的。《明史·輿服誌》記:「永樂十五年,(朱棣)作西宮於北京。中為‘奉天殿’,側為左右二殿,南為‘奉天門’,殿北(後)有後殿、涼殿、暖殿即仁壽、景福、仁和、萬春、永壽、長春等宮,凡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間)。」當時集中了全國各地的能工巧匠,陸續征調了二三十萬農民和部分衛軍做壯丁,大興土木。但應該指出的是,這也僅僅是在北京進行具體施工的人員數目。如果論及各地為北京營建所動用的人力,則遠不止這個數目。

  明代建築以木結構為主,北京宮殿也不例外,因此所需要木材的數量非常之大。所以,永樂四年,朱棣即命大臣「採木於四川、湖廣、江西、浙江、山西」。

  這個工程的主要負責人是工部尚書宋禮。《明史·宋禮傳》中有他受命往四川採木的記載:「(宋禮)奏言,得大木數株,皆尋丈,一夕自谷中出,抵江上,聲如雷,不偃一草……」大型木料能自己從山谷中出來落到長江中還不損傷一草一木,似乎不可信。但說其巨大難得,當是實際情況,所謂「尋丈」肯定是以其砍伐後可用的長度而言。這些在山裏砍伐的木料,是直接放入長江,然後在專人控制下漂流到下遊。當年漕運尚通貫,自長江轉而進入大運河,就可以直接抵達今天北京的通縣。從運輸成本來看,此為最佳的路線了。再者,《明史·宋禮傳》中記,永樂四年,宋禮即受命採木,而十四年左右他又再次奉命入川。可見僅僅採木一項就耗費了十年時間,人力物力之消費就可以想見了。

  至於營建宮殿所用的石料,取材則較為便利,都是在北京附近的房山、盤山等地區開採的。但石料的體積都非常巨大,運輸起來非常麻煩,只好利用冰道和滾木的方法。據說為了在冬天制造冰道,運輸石料的沿途每一里就要挖掘深井一口,以方便取水制冰,耗費人力也是不小。

  另外,建設這樣大規模的城市建築群,少不了的是第一線的施工人員。所以,朱棣在建城伊始就下旨廣召天下能工巧匠。自古出木匠的江南地區應召者最多,北京宮殿的木結構工程基本上就是由他們完成的,有的還因為手藝精湛而被朝廷封了官。

  整個北京城的營造從籌備到完工整整用了14年的時間。最終,一座前所未有的城市誕生在明王朝的「永樂盛世」裏。其中經過兩年工期即告完工的紫禁城,更是成為這座城市中一顆璀璨的明珠。

  「麗正門」是沿用元代的舊稱,就是今天北京的「前門」,它的城樓高42米,是北京城最高的城樓。當時,「麗正門」是北京城的正門,直到明正統元年(1436)才改名為「正陽門」。按照明代禮制規定,皇帝出入北京都要走「正陽門」,所以,朱棣也由此門進入北京。

  車駕順利通過「麗正門」後,還要通過「棋盤街」才能到達紫禁城。「棋盤街」是當時全城商業最繁華的地區,把它設立在皇宮之前,就是代表在皇帝的統治之下,民生興旺。其時,永樂皇帝雖然殺伐果斷,但對百姓民生還是強調休養生息,尤其他大力往北京移民。因此,北京市井之繁華,在當時中國無出其右者。

  「棋盤街」以北,就是今天的「天安門廣場」。在初建成的時候,天安門廣場遠不像現在這樣的開放和廣袤,出了「棋盤街」,廣場上還建有一座「大明門」,這是「皇城」的正門,它的位置在今天的毛主席紀念堂一帶。由這裏通過所謂的「禦道」就可以到達「天安門」,進而進入皇宮大內,「天安門」當時稱為「奉天門」。

  所謂的「禦道」,就是由今天的毛主席紀念堂起到天安門城樓前的金水橋止,據說正好一千步,也有說七百步,但一致的說法是,它叫「千步廊」。

  在「千步廊」的兩側,對稱建有「連檐通脊」的朝房各144間,其中,東西向朝房各100間,北端拐角北向的朝房各44間。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就在這樣的房間裏公幹。

  朝房和「千步廊」並不相通,因為「千步廊」的四周環築著高達6米的朱紅色宮墻。宮墻南連「大明門」,北接長安左、右兩門(均於新中國成立後拆除),形成了一個「T」形的封閉空間。

  按照狹義的說法,這個「T」形的小廣場才可以算真正意義上的「天安門廣場」,明代的天安門廣場還應該包括:前門城樓、棋盤街、大明門、千步廊朝房、金水橋、華表、石獅子、東長安門、西長安門。

  作為皇城與市井的分界,「大明門」建築風格莊嚴厚重。按照禮制,車駕到了「大明門」後,皇帝要在這裏稍做一下調整。這個過程就好像一支氣勢磅礡的樂曲,在一個高潮結束之後,出現一段溫和的調整一樣。

  的確,任何人走上狹長而逼仄的「千步廊」,他們的心理必然會由開始的平和轉入緊張。普通人會感到敬畏的情緒,而皇帝所感到的,似乎是神明對自己的勸誡和警示。

  這種緊張感,充分顯現出中國建築對所謂「意」的營造。

  在把「千步廊」後的龐大宮殿群以近乎平行的方式展現出來前,狹窄、逼仄的環境對於來者的情緒是一種控制———通過刻意營造的單調和規範來為其華彩部分造勢,借此使建築群的主體部分更有衝擊力。這來源於中國儒家文化所強調的「君子懷刑」的思想,意思是,要達到人與天地的和諧,就必須控制個人情緒,在任何情況下要保持理性;只有這樣才可以在人與環境之間構造出一種恒定、持久的融洽關系。

  由「大明門」、「千步廊」所造就的情緒醞釀———感情緊張———心理松弛的漸進效果無疑契合這種思想。

等一走出「千步廊」,環境氛圍頓時一變,橫向展開、氣勢恢弘的天安門城樓顯示出這個泱泱大國雍容恒定的胸襟來。

  天安門城樓在永樂十五年(1417)就已經落成,當時叫「承天門」,取「承天啟運」、「受命於天」之意。它是一座三層樓的五洞牌坊式建築。作為大明王朝的皇宮的正門,它朱漆金釘,光彩奪目。樓閣部分採用黃色琉璃瓦頂、朱紅色的柱子,尤其是門窗、屋檐下處於陰影部分還施以彩畫裝飾,彩畫用青綠色略加點金,有了它的裝飾,在白色金水橋的襯托下,天安門城樓各部分輪廓分明,顯得更加富貴堂皇。

  蒯祥是北京宮殿的木工負責人,天安門城樓的木工就是由他完成的。他是今天蘇州吳縣人,木工手藝出自家傳。他的父親蒯福是一位技藝精湛的木工,到青年時代,蒯祥已經具有很高的技術水準,由於技藝精湛,他得到了朱棣的欣賞和信任,把他召到宮廷裏成為「禦用木匠」。據記載,故宮建成後,蒯祥就被朱棣提拔為工部的官員。想來是當朱棣親眼看到天安門城樓的氣勢,由此更加認可了他的能力。

  據說,天安門前的金水橋是石匠陸祥雕造的。陸祥是來自南方的石匠,其籍貫已經難以確定了,早在朱元璋營建南京時,他就已經是非常著名的石匠了。朱棣營建北京宮殿,專門把他征調到了北京,由他來掌管北京宮殿、壇廟的石活,因此,今天北京的一些明代遺址中的石活大多是在陸祥的主持和參與下完成的。從故宮中的一些白石勾欄尤其是金水橋的雕刻工藝來看,陸祥的手藝也是出神入化的。

  有一種形象的說法是,以漢白玉為材料築就的「金水橋」宛如朵朵白雲,圍繞、烘托著天安門,使得整個紫禁城似乎高懸在空中一樣,在以黃、紅為主調的色彩組合下,中華文明堂皇和浩然的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

或許就是走上「金水橋」的那一刻,泱泱大國皇帝的尊榮感和責任感就在朱棣心目中無比鮮明地樹立起來。

, , , , , , , , , , , ,

Apple 老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